•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拉夏貝爾被申請破產清算,中國版ZARA如何步入債務泥潭?

    2021-11-25 08:37:36 21世紀經濟報道

      拉夏貝爾被申請破產清算,中國版ZARA如何步入債務泥潭?

      21世紀經濟報道 張賽男,徐蕊 上海報道

      曾有“中國版ZARA”之稱的拉夏貝爾,竟然走到了要被申請破產清算的境地。

      11月22日晚間,*ST拉夏(603157,拉夏貝爾)發布公告稱,公司從烏魯木齊市新市區人民法院(簡稱新市區法院)轉來的快遞獲悉,公司債權人嘉興誠欣制衣有限公司(簡稱嘉興誠欣)、海寧紅樹林服飾有限公司(簡稱紅樹林)、浙江中大新佳貿易有限公司(簡稱浙江中大)向其遞交了破產申請書。三方申請人此次訴訟事實均為2020年訴訟案件中拉夏貝爾未決債務問題。

      11月24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拉夏貝爾證券部,相關工作人員表示,本次債權人申請公司破產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

      “因為根據相關規定,上市公司的這種破產案件一般要由中級人民法院管轄的,新市區法院是一個基層的人民法院,請求是不符合相關法律程序的。公司這邊也會及時地向新市區法院提交異議申請,同時我們也沒有收到關于這個破產清算的任何裁定,所以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痹撊耸空f。

      撇開程序問題,上述破產申請公告已顯示出拉夏貝爾的“千瘡百孔”。

      拉夏貝爾在最新公告中坦言,現階段公司仍然面臨較大的債務負擔及經營壓力。視覺中國

      深陷巨額債務泥潭

      從公司10月28日發布的三季報來看,截至9月30日,拉夏貝爾涉及已決未完全執行的訴訟案件涉案金額約為20.86億元,未決訴訟案件涉案金額約5.3億元。

      據公開披露,截至2021年10月26日,因涉及較多訴訟案件,公司及下屬子公司共計144個銀行賬戶被凍結,包含一般戶130個,基本戶12個以及募集資金專用戶2個,凍結金額約為1.26億元;公司下屬17家子公司股權被凍結,涉及案件執行金額合計約6.73億元;因涉及31項訴訟案件影響,導致公司4處不動產(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賬面價值合計約為17.01億元)被查封,截至10月28日,公司累計涉及未審結/未調解訴訟案件58起。

      巨額債務的另一面,是拉夏貝爾不斷下滑的業績。

      2020年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8.19億元,同比下降76.27%,凈利潤約為-18.4億元,雖較上一年有所收窄,但仍處于巨額虧損狀態。截至2021三季度末,拉夏貝爾凈資產約為-8.96億元,2021年前三季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89億元,營業收入3.65億元,同比下降78.16%,其中第三季度營業收入8670.3萬元,較去年同期下降71.74%。

      也就是說,拉夏貝爾已然資不抵債。

      而根據前述三方提交的申請書內容,拉夏貝爾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氨簧暾埲俗鳛閭鶆杖,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被申請人的情況已經符合破產的相關條件!奔t樹林申請書顯示。

      拉夏貝爾在最新公告中坦言,現階段公司仍然面臨較大的債務負擔及經營壓力。

      在如此現狀之下,拉夏貝爾還面臨著資本市場的風險——退市。

      拉夏貝爾自2017年登陸上交所,2018年就出現首度虧損1.6億元,2019年凈虧損擴大至21.66億元,2020年再次虧損。2020年7月1日,因連續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拉夏貝爾“披星戴帽”,股票簡稱由“拉夏貝爾”變更為“*ST拉夏”。

      若拉夏貝爾2021年凈資產仍為負值,公司A股股票將被終止上市。

      盲目擴張埋下禍根

      復盤拉夏貝爾的沉浮史,很多人都會將原因指向盲目開店和大舉并購。

      上市之初,拉夏貝爾招股書中曾提到,IPO所募集來的資金用于零售網絡擴展與新零售信息系統建設,未來三年將新增3000個網點,也就是按照計劃2020年將突破1萬家。

      對于越開越多的門店,拉夏貝爾創始人邢加興認為,店開得越多就越好管理。因為從300家開到600家的經驗告訴他,“一個地方店開得越多,管理效率就越高,成本會降低”“管理成本是隨著規模做大逐漸得到控制的”。

      2017年底,拉夏貝爾的門店數量達到了9448家。

      與此同時,拉夏貝爾還在大手筆買買買,品牌越來越多。

      截至2018年底,拉夏貝爾共有15個品牌,但La Chapelle、Puella、Candie’s、7m、La Babité這5個品牌貢獻了80%的營收。

      其中備受爭議的是收購法國品牌Naf Naf SAS。

      2018年1月,拉夏貝爾宣布以5200萬歐元(約合4.1億元人民幣)收購法國VIVARTE時尚集團旗下女裝品牌Naf Naf SAS40%股份。隨后在2018年11月,拉夏貝爾對剩下的60%也產生興趣,擬出資3534萬歐元(約合2.78億元人民幣)收購La Cha ApparelII Sàrl60%股權,從而間接收購Naf Naf SAS60%股權。改善收購交割事項的最后日期延期至2019年7月1日。

      為了完成收購,公司與第三方簽訂協議,并貸款不超過3800萬歐元。

      但Naf Naf SAS業績表現自2017年便開始疲軟,2017年虧損約5126萬元,2018年虧損有擴大的趨勢。

      需要注意的是,該起并購的后遺癥一直延續至今。

      拉夏貝爾目前58起案件中債務最高的一起為擔保合同糾紛,訴訟涉及金額高達3.11億元,起因為2019年5月,拉夏貝爾以旗下三家原全資子公司的100%股權為質押物,向海通國際咨詢有限公司申請了一筆3,740萬歐元的并購貸款,用于支付收購Naf Naf SAS60%股權的交易價款,公司及子公司為該筆貸款提供了連帶責任擔保,后因公司流動性困難未能及時歸還該筆貸款。

      斷臂難挽大廈將傾

      于拉夏貝爾而言,被申請破產不過是敲響命運最后的警鐘,其危機在這兩年已顯露無遺。

      業績失速、毛利率下降、存貨周占天數提升等,各種財務數據不斷惡化。2019年8月,邢加興還出現高比例質押爆倉。

      對于業績失速的原因,拉夏貝爾在回復上交所2018年報問詢時曾指出,近年來服裝零售行業銷售額增速放緩,行業內競爭加劇,部分行業內公司均出現了毛利率同比下滑的情況。此外,以直營模式為主的拉夏貝爾還面臨人工、租金等剛性成本的上升的不利影響。

      縱有行業問題,但拉夏貝爾的盲目擴張策略或要負更大責任。2018年開始,意識到危機的拉夏貝爾開始采取收縮策略。

      2018年末,拉夏貝爾門店數量首次出現減少,但仍有9269家。2019年,拉夏貝爾主動閉店求生,減少實體門店2400余個。到了2020年,拉夏貝爾在境內線下經營網點數量已由年初的4878家降至年末的959家。

      同時,拉夏貝爾開始斷臂求生。隨著資金壓力、疫情等因素影響,公司旗下多個子公司相繼宣布破產。2020年1月,拉夏貝爾發布公告稱,子公司杰克沃克因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已具備破產原因,法院受理杰克沃克的破產清算申請。同年5月,拉夏貝爾發布公告稱,境外全資子公司法國Naf Naf SAS因無力清償供應商及當地政府欠款,當地法院已經裁定其啟動司法重整。

      今年半年報中,公司表示將繼續堅定圍繞“收縮聚焦、降本增效、創新發展”的經營策略,盡最大努力緩解公司流動性壓力,重點保障生產經營及核心業務的穩定。

      “目前主要是債務問題,公司和各個利益相關方,包括供應商在內的相關方都會積極地溝通、協調和解決債務問題。另外,還可能通過公司一些閑置資產的處置以及引入新的投融資渠道來幫助公司改善困境!鼻笆隼呢悹栕C券部人士表示。

      而從人事變動來看,拉夏貝爾也處在風雨飄搖之中。

      2020年2月,作為公司實控人的邢加興從董事長一職隱退。今年3月,其所持1.416億股拉夏貝爾A股股票被拍賣,早已失去了對拉夏貝爾的控制權。

      (作者:張賽男,徐蕊 編輯:朱益民)

    (編輯:董文博)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大炕上和岳偷倩,波多野结衣绝顶大潮喷,99久久国产综合精麻豆,1313午夜精品理论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